国内石油需求下滑 千万吨级炼油项目减速
2014/5/13
从2014年初至今,已经有超过5个千万吨级以上的大型炼厂、石化厂因各种理由推迟启动时间,这些推迟项目的年产能总数将超过7000万吨。
    
    业内普遍认为,国内经济放缓、环保倒逼及外国竞争等冲击全面发酵,导致了这些千万吨级大型炼油、石化项目的取消或推迟。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原油加工产能大约为1250万桶/天,2014年预计增至1310万桶/天,而问题在于,中国2014年第一季度石油需求量仅为996万桶/天。
    
    两桶油推迟启动炼厂、石化项目
    
    最先停下来的中国的炼油项目来自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
    
    2014年1月下旬,中石油一位官员对媒体表示,该公司已经推迟启动两座新炼厂并推迟扩建另一座炼厂,以应对产能过剩威胁,因中国石油需求放缓。
    
    “我们确实已决定放缓炼厂产能建设,以应对中国成品油需求放缓的压力。过去10年中国内产能增速太快。”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透露。
    
    据了解,推迟启动的两座新炼厂分别是准备在2016年启动日产20万桶的云南昆明炼厂,原计划2013年启动的日产40万桶的广东揭阳合资炼厂。上述两家炼厂启动日期分别推迟到了2018年和2017年。此外,中石油还将扩建华北炼厂的时间从今年推迟到了2015年。
    
    推迟启动两座新炼厂和推迟扩建计划只是中石油缩减计划的开始。
    
    公开资料显示,中石油、卡塔尔石油国际公司及壳牌集团等三方联手在浙江台州打造的、总投资800亿元、炼油能力高达2000万吨/年的炼化一体化工厂计划已被搁置。
    
    中国石油集团和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etroleos de Venezuela SA在广东揭阳成立合资的年处理能力为2000万吨炼油厂较原计划推后3年。
    
    当中石油的炼油厂纷纷决定推迟启动之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微博]”)旗下的石化厂也选择了推迟启动。
    
    2014年4月28日,有消息人士透露,中石化暂停了年产能400万吨的青岛乙烯工厂建设计划。
    
    “两桶油分别推迟了自己炼厂、石化厂的启动是很聪明的做法。虽然影响炼厂和石化厂的因素不一样,但整体传达的讯息都是一个,那就是项目要由经济效益决定,唯具有竞争力的项目才能前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产能过剩加剧项目减速
    
    炼油方面,中国能源需求增速不符合预期成为业内人士认为炼厂启动推迟最主要的原因。
    
    来自路透社的公开数据显示,中国2013年石油需求创下逾20年以来最慢增速,因经济成长趋软削减了对柴油等交通运输和工业燃料的需求。
    
    然而,近几年国内炼厂产能幅度则是增长明显。从2002年到2013年,10年多的时间,国内炼厂炼油能力增长翻倍,成为世界上增速最快的国家。
    
    “2013年,国内主营炼厂原油加工量仅为4.8亿吨,地方炼厂开工率基本维持在40%上下,闲置炼能数量巨大,产能过剩问题愈来愈明显。若后期计划投产的广东省揭阳和云南昆明等地的大型炼油项目陆续启动的话,国内炼厂产能过剩问题将进一步加剧。”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王延婷表示。
    
    中国炼厂的推迟是因为产能过剩,而石化厂的推迟则是在产能过剩的基础上添加了美国公司的低廉价格攻击。
    
    “页岩气产出大增,尚未带动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增加,但是却改善了美国石化厂境况,他们从天然气中生产乙烯,成本只有以石脑油为原料的中国石化厂的一半左右。成本的降低让美国石化厂在全球更具有竞争力。”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市场或迎来短期平衡
    
    “这么多炼厂、石化厂推迟启动时间,只能说明,中国国内能源需求增速已经不再符合预期了,也能说明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消耗大量能源的制造业增长也在放缓。”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说。
    
    事实上,过去3年,在汽车业、交通运输业迅猛发展的推动下,我国新建、改扩建炼油项目陆续投产,炼油能力持续增长较快,炼油能力从2011年的5.59亿吨/年增至2013年的6.27亿吨/年,年均增速达5.9%。同期,我国经济进入转型期,经济增速放缓,成品油年消费量增速从2011年的7.6%下滑至3.5%。
    
    这一升一降使我国炼厂年均开工率连年下滑,从2011年的86.9%下降至2013年的83.2%。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保持原来炼油项目投产的增长速度,那我国炼油能力将走向严重过剩。
    
    “由于两桶油缓建了多个大型炼油项目的建设,因此市场上将迎来短期的平衡态势,这对国内炼油商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去年,国内成品油都处于供大于求态势,因此,炼油商和一些一级批发商利润都很薄,一旦两桶油再新上马几个大型炼厂,无疑将使一些炼厂不得不停工、破产。”一位民营成品油公司负责人感叹道。
    
    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办主任涂建军认为,“世界炼油产能过剩将长期存在,虽然中国有着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但看来国内炼油产能快速扩张的步伐也到了不得不放缓的节点。”